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grandpahung的日记网址:grandpahung.blog.jiaoyou8.com 
紅爺爺
grandpahung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28等级:28等级:28等级:28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0张)
我的日记 (287则)
我的图片 (0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45)
怀念(8)
心思(79)
电影评论(66)
吃喝(7)
日常生活(31)
政治演講(6)
今日新聞(26)
遊記(16)
每月档案
2019/6(1篇)
2018/3(1篇)
2017/6(1篇)
2017/5(2篇)
2016/12(3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Avengers 3,4
#RedSparrow #紅雀
#優優劇團 演出。。。
宗教
政治和宗教
奇怪醫生Dr Strange
Allied电影
電影Sully
枪的迷思
欧洲杯足球争霸7-10-1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我收藏的日记
花间一壶酒
父亲的回忆(6)
网友评论(22)
grandpahung 评论于2014-12-07 08:02:43
很高兴您还来这。这里越来越不好交流。...
wwd 评论于2014-07-15 23:37:14
I like penquin too, does it have a n...
wwd 评论于2014-07-15 00:22:11
Hung 爷爷, 好久没来这里了, 你可好呀?
WINNIE1411 评论于2014-06-26 10:46:37
谢谢您为我打抱不平。 您确实是个好人...
goldyfish 评论于2014-05-10 03:31:14
黄爷爷,再次感谢您的留言,台湾可能保...
冬天了 评论于2013-09-24 22:59:52
没看到你说的讨论骗子的群啊
enjoy2012 评论于2013-01-25 23:09:04
Thanks for sharing 歡樂時光 I en...
grandpahung 评论于2013-01-15 00:22:56
留言数次都不成,谢谢朋友们的箴言。一...
蓝絮儿 评论于2013-01-12 09:17:42
呵呵。
O-O 评论于2013-01-10 06:50:17
嘻嘻,你日记中都出现孙子,看来你也非常...
  第1-8,共8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凋謝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6-06-05 被查看:1563次 评论(0)   文件夹:怀念

凋謝

前幾年許多長輩陸陸續續離開我們,每次參加都有無限感慨,他們都90左右了,人生實在算是夠了。而且經歷抗戰剿匪,反共抗俄,然後在台灣養育我們,由困乏到小康富足的生活。最後又都有幸可以重回大陸老家探親。不過,定居那裡的不多,除非我們小孩這一輩正好在大陸經商做事。如果小孩移民的,他們也就跟著,或者台灣,外國到處跑。
如此數十年歲月一晃就過,老成凋謝就是自然的步調。

曾幾何時,我們這輩的也漸漸的有這些凋謝的事,許多都是因為生病,也有好好的,突然一個意外如摔交,中風,也是難以防範。近幾年,許多年紀相仿的朋友離開了。實在不勝枚舉。就是我們以前居住的小村子,也發生好幾件了。想想,一個只有20幾戶的村子,這比例還不小呢。那個年代,每家又都有四五個小孩,算是常事。大家年紀可能上下10年,都是小時候熟悉的玩伴,如今,會如父母一般的離我們遠去?真的好難以想像。最早,鄰居一位宗良宵,小我一歲,厭煩這個世界,決定走了。接著,一些意外,帶走了大我2歲的羅崇泰,大我4歲的鄧光大,不過,他們都在台灣,感覺沒有那麼強烈。

直到最近,鄰居住在洛杉磯,大我一些,可是絕對是小時候形影不離的夏家台生不知道為什麼,早上沒有起來,家人查看他倒在浴室裡面,沒有生命訊息。接著和我同年的幺姑吳薇華,居然一個滑倒就走了,她幾個哥哥,大我們一輪及近十歲,最近和我們走得很近的吳大哥,二哥傳來消息,使得我們震驚。

前一個禮拜,久病的季慶順,季二哥也走了,雖然是我們心中都有數,還是難過。這20年,他和我們住在洛杉磯的朋友一道攪和,非常愉快。約2年前得了肺癌,各種治療下,本來有好的跡象,半年前發覺癌已經擴散到腦裡面了。最辛苦是他兩個在洛杉磯的弟弟,老四,老五都是我穿開襠褲的玩伴。照顧他不遣餘力,季二嫂及兩個女兒也盡全力的挽救,病魔還是力量無可抵抗,把他帶走了。5月6日周五是他的追思會,我當然請了假去送他一程。

猶記得他95年終於移民來這,買了一塊地,蓋了四個單位,這些是他交給我的業務,幫忙他完成。不過賣的時候經濟還是不景氣,勉強的收尾。他自己住了一戶。我沒有事時會去找他聊天,看籃球賽。接著我家裡介紹一棟北聖蓋博的單門獨戶房子,他們搬了去。因為二嫂喜歡做菜,正好用車庫旁的地方開大火爐灶,可以做些小生意。他們算是新移民,把台灣的事業都結束的差不多,來這裡主要還是讓女兒們有個不受壓力的學習環境。也略有積蓄,不過投資不順利後就沒有再做建築生意。倒是在2001年時,我請他幫忙,在我的工地監工了2,3個月。他是文化建築科班出生,又在新加坡,阿拉伯做過工程。對施工時程,估價,加減帳有一套。幫我不會談價錢的人不少忙。

接著我也結束私人事業去公家工作,偶爾找他出來晃晃,他很量入為出的不浪費,和他年輕時賺大錢,豪華大方的花費習性不一樣,這種能伸能屈也真是不簡單的。後來,他兩個女兒都嫁了人,一個還添了個孫子,而且我們和老鄰居的吳大哥聯絡到,不時小聚。所以,日子過的也圓圓滿滿。這時我又正好認識左大哥,是他的初中同學,這5,6年我們一道聚聚玩樂,都頗不寂寞的。

直到幾年前,他診斷得了肺癌,本來沒有多嚴重,化療後,慢慢康復,還偶爾大家見個面,正以為恢復正常了,三個月前他病情突然惡化,延伸到身體其他部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位老友離開我們是指日可期,他也明白,就是放不下他親愛的家人,情緒有時沮喪,還好他兩位弟弟,都是我的玩伴,非常體諒他,照顧他。最後一個月,二嫂把他接回家裡,外孫常常來看他,使得他最後的日子,不圓滿中還是有快樂的時光。終於,四月底他離開我們,繼續那不知名的旅程。

今天舉行追思會,我和大姐參加,儀式簡單隆重。他初中高中同學在台灣的,委託我訂了兩個花圈悼念。我們老村子。。自力新村也送了。我家和季家是世交,我爺爺當過季伯伯的教官。爸爸和他一同受訓過。我們四姐弟也訂了蘭花紀念他。會中老四做了個懷念影片放映,他自己也報告了和二哥的許多事情。接下來他二女兒,忍不住傷心的懷念他,謝謝大家參加,大女兒也簡單致詞感謝。

一切典禮終於結束,和二哥的交情劃下一個句點。我內心也是感觸良多。送大姐回去的路上說我們家四個小孩,那天也是會有人先走,後走的絕對不要太過傷心,大家都幾乎過了60,人生是過一天就是多賺一天,平常我們該節制保養,絕對要注意身體。若時候到了還是跑不掉,就順從命運給我們下的命令吧。人生如萬物,萌芽,成長,燦爛,成熟,凋謝的規則不會改變。多把握住我們能動,能歡笑的時光吧。

 
标题:英年早逝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旅途见闻 创建于:2014-11-05 被查看:464次 评论(0)   文件夹:怀念
上周又傳來不好的消息,一位比我家裡還年輕的朋友,英年早逝了。

他是內人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在山明水秀台灣北部金瓜石成長,一路學業優秀,由建中,台大,美國賴斯大學的化工博士,在油公司,好像是貝殼公司工作數年,職高權重,幫忙幾個煉油廠解決許多疑難雜症,閒暇時全球各地旅遊,過著忙碌又有好酬報的生活。

然後和我們所有在美國讀書工作的華人一樣,遇到人生的瓶頸,是繼續那種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生活還是早些自己創業?提早退休或者回國決策更大的事情?念頭沉澱後,他選擇來洛杉磯和朋友一道下海營商,希望經濟上盡快能達到退休的地步。不料,商場和學識沒有太多的關係,這個戰場比在大公司拿固定高薪的競爭還更要慘烈.

數年後,他可是遍體鱗傷,和朋友也因為公司的事情弄得不愉快。分道揚鑣後就一直沒有多順利。身體每況愈下,以前他是羽毛球高手,可是運動過度後膝蓋關節磨傷,走路都不方便,有次做他的新行業現場查勘時不小心被地上水管絆倒,養傷靜修,我們勸他不要做商人,去考公家機構任職,雖然他考了第一名,可是經濟一下不景氣,人事都凍結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雖然如此,他還是參與自己有興趣的活動,是這裡合唱團的中音主力,跟著團體去歐洲及其他地方演唱,正巧我一位高中同學也是團員,偶爾遇到大家都驚歎世界如此之小。而且他也熱心的幫助我在一些事業上的瓶頸,使我的一些工程能夠圓滿結束,只是他自己,也許是當局者迷吧,處理的反而不恰當。後來我們也一道出去吃飯,一道唱歌了幾次,已經都10幾年前啦!本來他是大可回台灣或者大陸發展,他有含金量足的學位絕對沒有問題。不過因為他母親在洛杉磯,只有他就近照顧,也就待在這裡侍奉。

今年初聽說他因為腹脹遍尋良醫不得,回台灣看看,我們都祝福他可以恢復,畢竟是那麼年輕啊。前幾天聽到另一位鄰居打電話告知,他在母親住的公寓那裡,下樓梯又摔倒了, 腦部積血,馬上急診就醫,恢復過來後,沒有幾天突然心臟衰竭休克,搶救不及,就如此過去了。真是不勝唏噓。人生無常啊。

我們認識一場,我得益於他的地方很多,網絡,財經,科技上的知識惠我良多。如今,他脫離了這個後半生對他不假顏色的世界,也是一種解脫,好的是他那位酷似他的,非常聰明的兒子已經讀到名校醫學院3年級,算快成人了,也是聊以安慰的事,尹老弟,您就一路好走,未有掛慮,人世間的滄桑也不必再管了,尚饗!
 
标题:ZT... 门 孔 余秋雨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时事点评 创建于:2014-02-03 被查看:922次 评论(1)   文件夹:怀念
此文写的是有关大陆谢晋大导演不为人知的显赫家族背景及些许辛酸家事,是真切的人生写照,也是一部好的电影素材。文章写得真情感人!可以一读。
 
                                        余秋雨
      
  直到今天,谢晋的小儿子阿四,还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大家觉得,这次该让他知道了。但是,不管怎么解释,他诚实的眼神告诉你,他还是不知道。
十几年前,同样弱智的阿三走了,阿四不知道这位小哥到哪里去了,爸爸对大家说,别给阿四解释死亡;两个月前,阿四的大哥谢衍走了,阿四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爸爸对大家说,别给阿四解释死亡;现在,爸爸自己走了,阿四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八十三岁的妈妈,阿四已经不想听解释。谁解释,就是谁把小哥、大哥、爸爸弄走了。他就一定跟著走,去找。   
     
  阿三还在的时候,谢晋对我说:“你看他的眉毛,稀稀落落,是整天扒在门孔上磨的。只要我出门,他就离不开门了,分分秒秒等我回来。”
 谢晋说的门孔,俗称“猫眼”,谁都知道是大门中央张望外面的世界的一个小装置。平日听到敲门或电铃,先在这里看一眼,认出是谁,再决定开门还是不开门。但对阿三来说,这个闪著亮光的玻璃小孔,是一种永远的等待。他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因为爸爸每时每刻都可能会在那里出现,他不能漏掉第一时间。除了睡觉、吃饭,他都在那里看。双脚麻木了,脖子酸痛了,眼睛迷糊了,眉毛脱落了,他都没有撤退。
  爸爸在外面做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有一次,谢晋与我长谈,说起在封闭的时代要在电影中加入一点人性的光亮是多么不容易。我突然产生联想,说:“谢导,你就是阿三!”
“什么?”他奇怪地看著我。
我说:“你就像你家阿三,在关闭著的大门上找到一个孔,便目不转睛地盯著,看亮光,等亲情,除了睡觉、吃饭,你都没有放过。”
他听了一震,目光炯炯地看著我,不说话。
 我又说:“你的门孔,也成了全国观众的门孔。不管什么时节,一个玻璃亮眼,大家从那里看到了很多风景,很多人性。你的优点也与阿三一样,那就是无休无止地坚持。”
    
  谢晋在六十岁的时候对我说:“现在,我总算和全国人民一起成熟了!”那时,*结束不久。
“成熟”了的他,拍了《牧马人》、《天云山传奇》、《芙蓉镇》、《清凉寺的钟声》、《高山下的花环》、《最后的贵族》、《鸦片战争》……
那么,他的艺术历程也就大致可以分为两段,前一段为探寻期,后一段为成熟期。探寻期更多地依附於时代,成熟期更多地依附於人性。
那些年的谢晋,大作品一部接著一部,部部深入人心,真可谓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云蒸霞蔚。
当代年轻的电影艺术家即便有再高的成就也不能轻忽“谢晋”这两个字,因为进入今天这个制高点的那条崎岖山路,是他跌跌绊绊走下来的。年轻艺术家的长辈和老师,都从他那里汲取过美,并构成遗传。在这个意义上,谢晋不朽。
    
  我一直有一个错误的想法,觉得拍电影是一个力气活,谢晋已经年迈,不必站在第一线上了。我提议他在拍完《芙蓉镇》后就可以收山,然后以自己的信誉、影响和经验,办一个电影公司,再建一个影视学院。简单说来,让他从一个电影导演变成一个“电影导师”。
有这个想法的,可能不止我一个人。
有一次,他跨著大步走在火车站的月台上,不知怎么突然踉跄了。他想摆脱踉跄,挣扎了一下,谁知更是朝前一冲,被人扶住,脸色发青。这让人们突然想起他的皮夹克、红围巾所包裹著的年龄。不久后一次吃饭,我又委婉地说起了老话题。
 他知道月台上的踉跄被我们看到了,因此也知道我说这些话的原因。他朝我举起酒杯,我以为他要用干杯的方式来接受我的建议,没想到他对我说:“秋雨,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是真正善饮的吗?我告诉你,第一,端杯稳;第二,双眉平;第三,下口深。”
说著,他又稳又平又深地一连喝了好几杯。
是在证明自己的酒量吗?不,我觉得其中似乎又包含著某种宣示。
  即使毫无宣示的意思,那么,只要他拿起酒杯,便立即显得大气磅礴,说什么都难以反驳。
       
  他在中国创建了一个独立而庞大的艺术世界,但回到家,却是一个常人无法想像的天地。
他与夫人徐大雯女士生了四个小孩,脑子正常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谢衍。谢衍的两个弟弟就是前面所说的老三和老四,都严重弱智,而姐姐的情况也不好。
这四个孩子,出生在一九四六年至一九五六年这十年间。当时的社会,还很难找到辅导弱智儿童的专业学校,一切麻烦都堆在一门之内。家境极不宽裕,工作极其繁忙,这个门内天天在发生什么?只有天知道。
我们如果把这样一个家庭背景与谢晋的那么多电影联系在一起,真会产生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每天傍晚,他那高大而疲惫的身影一步步走回家门的图像,不能不让人一次次落泪。落泪,不是出於一种同情,而是为了一种伟大。
一个错乱的精神漩涡,能够伸发出伟大的精神力量吗?谢晋作出了回答,而全国的电影观众都在点头。我觉得,这种情景,在整个人类艺术史上都难於重见。
谢晋亲手把错乱的精神漩涡,筑成了人道主义的圣殿。我曾多次在他家里吃饭,他做得一手好菜,常常围著白围单、手握著锅铲招呼客人。客人可能是好莱坞明星、法国大导演、日本制作人,但最后谢晋总会搓搓手,通过翻译介绍自己两个儿子的特殊情况,然后隆重请出。这种毫不掩饰的坦荡,曾让我百脉俱开。在客人面前,弱智儿子的每一个笑容和动作,在谢晋看来就是人类最本原的可爱造型,因此满眼是欣赏的光彩。他把这种光彩,带给了整个门庭,也带给了所有的客人。
他有时也会带著儿子出行。我听谢晋电影公司总经理张惠芳女士说,那次去浙江衢州,坐了一辆面包车,路上要好几个小时,阿四同行。坐在前排的谢晋过一会儿就要回过头来问:“阿四累不累?”“阿四好吗?”“阿四要不要睡一会儿?”……每次回头,那神情,能把雪山消融。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家后代唯一的正常人,那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典雅君子,他的大儿子谢衍,竟先他而去。
谢衍太知道父母亲的生活重压,一直瞒著自己的病情,不让老人家知道。他把一切事情都料理得一清二楚,然后穿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去了医院,再也没有出来。
他恳求周围的人,千万不要让爸爸、妈妈到医院来。他说,爸爸太出名,一来就会引动媒体,而自己现在的形象又会使爸爸、妈妈伤心。他一直念叨著:“不要来,千万不要来,不要让他们来……”
直到他去世前一星期,周围的人说,现在一定要让你爸爸、妈妈来了。这次,他没有说话。
谢晋一直以为儿子是一般的病住院,完全不知道事情已经那么严重。眼前病床上,他唯一可以对话的儿子,已经不成样子。
他像一尊突然被风干了的雕像,站在病床前,很久,很久。
谢衍吃力地对他说:“爸爸,我给您添麻烦了!”
 他颤声地说:“我们治疗,孩子,不要紧,我们治疗……”从这天起,他天天都陪著夫人去医院。
独身的谢衍已经五十九岁,现在却每天在老人赶到前不断问:“爸爸怎么还不来?妈妈怎么还不来?爸爸怎么还不来?”
那天,他实在太痛了,要求打吗啡,但医生有犹豫,幸好有慈济功德会的志工来唱佛曲,他平静了。
谢晋和夫人陪在儿子身边,那夜几乎陪了通宵。工作人员怕这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撑不住,力劝他们暂时回家休息。但是,两位老人的车还没有到家,谢衍就去世了。
 谢衍是二00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下葬的。第二天,九月二十四日,杭州的朋友就邀请谢晋去散散心,住多久都可以。接待他的,是一位也刚刚丧子的杰出男子,叫叶明。
两人一见面就抱住了,嚎啕大哭。他们两人,前些天都为自己的儿子哭过无数次,但还要找一个机会,不刺激妻子,不为难下属,抱住一个人,一个经得起用力抱的人,痛快淋漓、回肠荡气地哭一哭。那天谢晋导演的哭声,像虎啸,像狼嚎,像龙吟,像狮吼,把他以前拍过的那么多电影里的哭,全都收纳了,又全都释放了。那天,秋风起于杭州,连西湖都在呜咽。
他并没有在杭州住长,很快又回到了上海。这几天他很少说话,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有时也翻书报,却是乱翻,没有一个字入眼。
突然电话铃响了,是家乡上虞的母校春晖中学打来的,说有一个纪念活动要让他出席,有车来接。他一生,每遇危难总会想念家乡。今天,故乡故宅又有召唤,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春晖中学的纪念活动第二天才开,这天晚上他在旅馆吃了点冷餐,倒头便睡。这是真正的老家,他出走已久,今天只剩下他一个人回来。他是朝左侧睡的,再也没有醒来。
这天是二00八年十月十八日,离他八十五岁生日,还有一个月零三天。
     
  他老家的屋里,有我题写的四个字:“东山谢氏”。
那是几年前的一天,他突然来到我家,要我写这几个字。他说,已经请几位老一代书法大家写过,希望能增加我写的一份。东山谢氏?好生了得!我看著他,抱歉地想,认识了他那么多年,也知道他是绍兴上虞人,却没有把他的姓氏与那个遥远而辉煌的门庭联系起来。
他的远祖,是西元四世纪那位打了“淝水之战”的东晋宰相谢安。这仗,是和侄子谢玄一起打的。而谢玄的孙子,便是中国山水诗的鼻祖谢灵运。谢安本来是隐居会稽东山的,经常与大书法家王羲之一起喝酒吟诗,他的侄女谢道蕴也嫁给了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而才学又远超丈夫。谢安后来因形势所迫再度做官,这使中国有了一个“东山再起”的成语。
正因为这一切,我写“东山谢氏”这四个字时非常恭敬,一连写了好多幅,最后挑出一张,送去。
谢家,竟然自东晋、南朝至今,就一直定居在东山脚下?别的不说,光那股积累了一千六百年的气,已经非比寻常。谢晋对此极为在意,却又不对外说。他在意的,是这山、这村、这屋、这姓、这气。但这一切都是秘密的,只是为了要我写字才说,说过一次再也不说。
我想,就凭著这种无以言表的深层皈依,他会一个人回去,在一大批庄严的远祖面前,划上人生的句号。
      
  此刻,他上海的家,只剩下了阿四。他的夫人因心脏问题,住进了医院。
阿四不像阿三那样成天在门孔里观看。他几十年如一日的任务是为爸爸拿包、拿鞋。每天早晨爸爸出门了,他把包递给爸爸,并把爸爸换下的拖鞋放好。晚上爸爸回来,他接过包,再递上拖鞋。
好几天,爸爸的包和鞋都在,人到哪里去了?他有点奇怪,却在耐心等待。突然来了很多人,在家里摆了一排排白色的花。
白色的花越来越多,家里放满了。他从门孔里往外一看,还有人送来。阿四穿行在白花间,突然发现,白花把爸爸的拖鞋遮住了。他弯下腰去,拿出爸爸的拖鞋,小心放在门边。
这个白花的世界,今天就是他一个人,还有一双鞋。
 

 
标题:微电影,纪念学姐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时事点评 创建于:2013-05-01 被查看:989次 评论(0)   文件夹:怀念

微電影


學姊沒有抗拒癌症成功,離我們而去。她的一生也是精彩,有愛有恨的做她自己。最後一個願望是把她最後的劇本。。。人生多美麗。。。。。,付諸於世。一群她的好友,學生們努力的完成製作,就在這個週日來一個發表會,首映禮。我吆喝了幾位朋友,在炎熱的四月天,到了鑽石崗的高中禮堂參加盛會。

參加的人還是蠻多的,可是,一直沒有開門讓大家進去坐,在門口有些點心,一個防癌的團體發送些傳單。原來是導演還在好萊塢,我們只好在外面看看精武堂的幾位年輕人的武術表演。終於在四點半左右進場。每人都有一張印刷精美的節目表,比較不一樣是那些拍這部微電影,也就是學姊的劇本拍攝出的短片裡面的演員們坐在中間一點的位置,所以介紹他們時候,咱們都要回頭看,有點傷頸子!然後節目開始,第一個是雙人舞蹈,一黑一白,舞臺背景也簡潔有力,是很不錯的節目。尤其知道兩位都是癌症患者,給她們鼓掌。

接著是武術表演,在舞台上一致的動作也很好的。原來學姊是希望這次首映會有這些生命的元素。再來放映的是學姊的一段春節拜天的記錄片,顯示她在生命最後時刻還是樂觀堅強。然後所有這部微電影的演員上台坐在那發表感想,各個是妙語如珠,使得弔念學姊的典禮變得溫馨動人。越後面的如扮演醫師護士的越是把握機會,好好的懷念學姊的一切。

談著談著,還先放了一些戲的片段,導演還是沒有出現,終於,幾位負責人向大家致歉報告。這片的剪輯出了問題,所以帶去專業的好萊塢想趕工完成。事違人願的無法如期今天交差。這是首映會美中不足的地方,我們看了那些毛片,其實也有一個大致的了解。尤其在一位學姊好友,也是他們風鈴劇社的一位成員說的介紹,美麗的對立是醜陋。善良的襯托是是惡劣。所以,想到她的一生也是嚐盡了人間的冷漠溫暖,她大膽的做自己,不懼社會的眼光,也是無負其生了。所以,沒有首映的首映典禮就作為為她多彩多姿的人生做一簇最後的紀念吧!


 
标题:中华民国空军814纪念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旅途见闻 创建于:2012-08-14 被查看:1207次 评论(2)   文件夹:怀念

每年的814是中华民国空军子弟的大日子。空军创军后在这一天对日本的作战全面大胜。想想中华民族这百年来受到的屈辱,这些胜利是多么的深植人心啊。更因为是我们的长辈们流血拼命换来的光荣,我们在他们呵护下成长的一代,是我们身体血液里面的一部分。

 

在北美洲生活的空军子弟们在这一天都会聚集纪念,今年就更热闹了,有三个地方校友会都举办活动。咱们不凑巧,后面两个星期日的活动都有事情,不能参加。於是第一个举办活动的北加州空小校友会的就是一个选择,而且是星期六的聚会,如果开车上去,到同学家聊个够,第二天再趋车回家,也没有什么特别难事,何况还可以吆喝一些同学一道共襄盛举。本来,我们都是空军子弟,南加州,北加州,纽约,台湾各有一个校友会,因为不是里面的领导,不太明白各个地方为什么没有什么联络和互相支援?本来以为至少校友会的干部们应该要找些人去不同的地方参加盛会,其他同学基於兴趣及机缘,选择要参加的宴会。这些都是要协调互动的,好像看不到这样的动作。

 

记得当初南加州空小一马当先的举办庆祝814的聚会几乎十几年了,每年这个大拜拜吸引了外州的同学不远千里而来。盛情难怯,北加州的同学总是包部游览车啦,一路欢欢喜喜而来。

 

南加州的同学於2010年也如此回报去旧金山参加他们主办的814聚会。曾几何时,兄弟登山,各显神通。本来以为是纽约区的空小校友举办,越来越不是那样子,好像南加州的同学就不能去东岸参加庆祝会吗?结果是有了三个聚会,当然,喜欢的人有这么多活动可以参加,如我本来就一直注意纽约校友的时程,他们那时候那么热情的来到洛杉矶相会,怎么不投桃报李呢?好像原来是八月五号,后来是八月二十六号,正好和我大学校友会活动冲突,就打消了主意,也告诉了认识的那边校友。希望以后再有机会。

 

南加州是几乎年年有,我也正好那天有朋自远方来,又不行参与了。终於决定去北加州, 

 

如今,北加州空小校友会已经圆满结束,他们九月十五号还要举办吴兆南大师的告别相声表演,也预祝其他两个空小校友会的聚会成功。我们校友会还是有许多工作可以作的更好,更符合我们同舟共济大家庭的愿望。


 
 
标题:小小同学会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体坛风云 创建于:2012-07-26 被查看:1321次 评论(0)   文件夹:怀念


这次来旧金山,最高兴的还是要见到那位初中同学,我们真的在12,3岁的时候,好的不得了。心中想像他历尽许多磨练,如今,和我一样在公家机构做事,去年,联络到的时候,咱们也是不知怎的问他头发都好吧?我们这个年纪,变化最大的就是那几根烦恼丝。显不显老就是和他有关了。电话中传来他爽朗的声音==还不错啦。我才发觉我有多49.

所以,事隔半年多,我终於联络好了他见面,本来,还有一位他的邻居,我们的大学同学,可是,秦同学要去大陆做义工,所以,由她来吆喝大学同学一聚美好的想法就泡汤了,好可惜,我又想到一对数学系的夫妇,和他那时候一道入学,绝对是渴望互相一会。去电时,沈同学正好回台湾,太太徐同学就一口答应。所以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同学会了。

周日晚依约到了佛蒙特的小台北餐厅。他们都已经到了。徐同学是和要上UCLA的小儿子一道来,我们六个人就随意的叫了些菜,味道也都不错。聊到店里打烊。

李嫂子也是我们大学同校的,晚我们一届,在学校没有见过。可是认识的人重复的一堆。她居然和先生是同事,有时上班是并肩而坐,中间还夹了一只他们养的大狗,哈哈,真是好画面。李同学很是健谈,初中时他就是很机灵的,比手势,说奇特的话都有他的份。他们夫妻两对看相,命理好像小有研究。如他说了一件事,我也不知道是有没有,就是因为我们都是1953年生的。如果是54,或者52,都不会再联络的。然后他说了,你知不知道那位毛主席是那时候生的?就在咱们一甲子前呢。是魔蛇。哈哈。我开眼界了。

聊呀聊,他居然在湾区见到过我们初中的英文女老师!阮老师在这养老院过世的,她还是很开朗进步,80多了还参加许多活动。不过他的儿子就不太一样,好多事看来是我们移民的不安的一面。然后谈到他爲什麽下定决心要读我们的科系?原来他是以我们大学为目标,数学系是他联考的第三志愿。我这才明白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和我们同学的毅力。不过,目前他虽然不是从事这行,可是非常的有领会及看法,对於我们一向视为规皋的汉老师他可是有许多意见,让我猛然一醒,确实,许多名人是说的和做的不一样。他提及目前那位大陆建筑师马岩松开了家叫MAD事务所的,就是非常天才。那座梦露大厦,机乎每一层楼的平面都不一样。那位才不到40年轻有为的帅哥建筑师,简直比我们那时候的老师厉害多了!哈哈,我又开眼了,不过,想到我们刚进建筑系的时候,哪一位不是也有一堆梦想的呢?只是,这种不世出的人才不在小小的台湾岛上!如今,另外那位大陆的王建筑师也是频获好评。得到最高荣誉的奖项。

我对那时的老师最大的不认同是他们没有因材施教以及鼓励学生发挥自己的专长。那时,好像设计不惊艳就被嗤之以鼻的样子。如今,我也当过老师,绝对是希望学生青出於蓝而胜於蓝,还有是更发挥他们的潜力。不是一味的贬低他们的价值,想想,那些毛头小孩子,我们有阅历的,顺便一说就可能让他们自惭形秽。

探讨了这些,我们也聊了养生啦,小孩啦的话题。非常高兴有老友谈谈这40年的许多事情,我提了那位初中班长,如今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的钟同学,虽然在南加大任教,咱们还从来没有见过面。他却是见过,而且说钟班长不高。这可是惊讶的事,初中班长可是文武双全,赛跑棒,会弹钢琴,印象中个头绝对不小。如今是怎么,也许真的是170不到,小孩的眼睛和大人是不一样呢。就这样,咱们很高兴的一直聊到店员们要关门。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标题:七七抗战75周年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旅途见闻 创建于:2012-07-07 被查看:1016次 评论(1)   文件夹:怀念
都距离那个日子75年了,那个全民奋起,对抗侵略的伟大年代迄今还有多少人记在心头?终於在脸书上看到朋友的留言,尤其是在台湾,我们成长的地方,这段记忆正在消逝。 难道,这只是我们戎马一生的父执辈们少数的价值?本地人在被割让了50年后,重返祖国怀抱时的欢欣鼓舞变成怀恨中国,连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这么简单的概念都不再提起?当对岸叫嚣著血洗台湾时,谁拿著枪杆子捍卫台湾的福祉?或者外交上运筹帷幄的创造最有利於台湾的形势?更有无数的公务人员,胼手砥足的为了台湾民生贡献自己的心力。

那次的战争,造成了台湾回归祖国的事实,也让共党做大,终於席卷了中华大地,本来,就算血流成海,渡海取台还是必然的。结果,一连串的巧合,还有所有中华民国的三军将士,万众一心的保住了残存的血脉。那近40年的民主专制统治,或多或少的使反对人士不断的抗争,追求在中国人的海角一隅,有个更以民主为本的国家。那时候,不分地域,血缘,为了促进民主,结束专制,大家一起打拼。

不料末代的专制统领,原来是日本人的残孽,以日本人为荣。主张钓鱼台是日本的。他大力的运用各种阴谋及人的贪婪,结束了国民党的统治,攫取了民主先生的名号,享受荣华富贵。当然,台湾许多上层资产阶级是有许多怀念日本人的好处,他们得了势,大肆宣扬国民党是外来政权,骨子里是日本人,仇恨那些比他们晚些,外地来台湾的人。拿台湾独立为幌子,明明知道那是灾难,在现代社会就算流血,也难以走通的路。骗选票,勾起互相间的仇恨。割断与中国的关系。扩大黑金的传统,用权利来分赃,用宣传来带领只求近利的民众。又是20多年过了。固步自封的台湾,几乎是一筹莫展的在世界竞争的舞台没辄。

台湾的历史就是那么的悲哀,在夹缝中求生存。若是心有开广,大陆是我们可以发展,可以起承转合的地方,两岸的沟通交流是民族复兴的起点,领导人不是只对228心存不忍,还有更多,更影响深远的事件要表达我们的历史观。台湾虽小,到底是第一个中国人有充分民主的地方,那些传统的黑金,烂司法要努力改革,经济上要求均,教育上要培养好的公民。为国家流血流汗的军人,公务员要尊重。不是只为安抚反对阵营而媚俗。大开大合下,纪念我们的先烈,宣示77的重要性才是该做的啊!

 
标题:归主安息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12-06-24 被查看:723次 评论(0)   文件夹:怀念
周六参加文学长父亲的丧礼,他们是基督徒,以基督教的礼仪悼别,伯父享寿94,可谓高寿。

最近好几位长辈过去,有四位是以基督徒的礼仪,一位佛教。三位在这同一个教堂。包括了那位用佛教仪式的长辈。真是殊途同归,觉得世界上充满著和谐的气氛。

在庄严肃睦的气氛中完成了典礼,然后送他安葬,路上和同去友人聊了许多丧葬的事,他母亲也是早逝,丧礼那天还和他的大学毕业典礼同日,所以没有戴方帽子。他母亲是第三个在荣总办灵堂的,第一个是四月份的蒋总统,第二个是一位王姓国大代表。第三就是他妈妈。我说你老爸还位高权重吗?他解释说是正好有位同乡在荣总管这个,没有说不行啊?所以他们小老百姓也借到很好的庄严的地方,比我们去的什么第一,第二殡仪馆好多了。

也聊到守灵的事,我高一时候爷爷过世,在好阴森的地方守灵。后来母亲安置骨灰的灵骨塔也是每次去祭拜都是凄惨阴暗,阴影憧憧。比起美国这的丧葬仪式的简单庄重,墓地设计的像公园一样。所以后来我毅然决然的把他们都迁葬洛杉矶的玫瑰山冈,也就是许多长辈安息的地方。

同学说那时他陪朋友守灵,百无禁忌的打麻将,还去探险,去敛尸房看看,当偷偷的把纱门打开,看到里面一张张推床,被单盖著一具具还没有相验的尸体。还没有要进去呢,突然一声。。。你们干什么?。。。把他们吓的屁滚尿流的。原来是一位管理员晚上就在那里面睡觉。世界上许多人不在乎这些,怕血的做不了医师,怕死人的做不了验尸官,然而,因为环境所迫,慢慢的适应后,可以接受的人也不少。越来独立自主的现代年轻人就没法跟他们解释这种人的弹性问题。

在坟地那安葬典礼时,我们或多或少都会看一下周遭已经安妥的墓碑,这儿绝大多数是躺著的,中国人喜欢竖立式也许是那种了望故乡的心思吧。如林的墓碑也是另一种阴森。躺平的就无限安乐平静了。看到年龄大的说好福气,年轻的,叹息一声。突然,在那的帐篷前看到一位女博士的碑,她还比我小五岁,不到五十就溘然长眠。无限心伤。朋友也有同感。看她姓的拼音应该是台湾来的,旁边是一位我们父执辈的老先生,做过校长。这时候,我猛一想,这不就是朋友的妹妹吗?那时她临时不能来一个聚会,说是要看望得了癌症的妹妹。不多久就知道她妹妹没有度过那一关。如今一下就快五年啦。真 难以化解咱们心中的丝丝哀愁。

入土典礼就在我们天南地北的闲聊,上下古今的乱想中进行,最后的告别在我们每个人放了一朵花,鞠躬致敬后,家属们再象徵性的铲了土放在墓穴内,就让那里的工作人员接手,一部JOHN DEER的怪手很快的就把土填满夯实,把草皮铺上,坟前花瓶竖立好,最后,希望友人能够由悲伤中走出来,大家再一起享受我们美好的夕阳黄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