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過度燃燒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父亲的回忆(6)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09-08-05 被查看:17656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八十一 ` 燃起爱的火花

表妹原名 [ 洪淑华 ] , 係姨母长女 , 昔日在南京读书时即易名為 [ 周淑华 ] , 二十九年间 , 经临澧前往乾城`所里国立第八中学读书 , 伊為人好胜好强 , 从不落人后 , 我与她通信时即称之為 [ 洪苹 ] 而不用本名 , 数年来通信不断 , 相 互了解 , 萌生爱意 , 燃出爱的火花 , 互订终身 , 并经双方家长默许 , 惟当时均在读 书阶段 , 我又在军校受训 , 一在湖南一在贵州 , 相距万里 , 不能并结连理 , 祇有徒 唤奈何.

八十二 ` 母亲病危 奉召探亲

母亲患病 , 经父亲陪同到桂林省立医院灾� , 判定為 [ 子宫瘤 ] , 但是良性或恶性尚无法确定 ( 可能為今日之子宫癌 ) , 必须予以切除 , 按当时医学并 不发达 , 一般人以為开肠破肚危险性太高不敢尝试 , 父母亲亦均反对施行手术 , 因而 病情日益恶化 , 父亲急电找我及洪苹 , 盼速赶回怀远见最后一面 , 我们也只得遵命行 事 , 各自请假返家 .

八十三 ` 冲 喜

母亲病重难治 , 家人及各方亲友均想按一般迷信想法 , 藉冲喜之举 , 以挽救于万一 , 洪苹家人不在内地 , 我当时早已六神无主 , 亦无话可说 , 於是就这 样的决定了 , 当时男女双方心情如何可想而知 .
 
八十四 ` 悲痛

新婚之夜 当婚礼进行时 , 母亲已昏迷不醒人事 , 我们遵照古礼跪拜 , 洪苹亦 换上新娘礼服 , 我仍是一套军服 , 喜酒是由村子裡王妈妈一手主办的 , 伊是广西人 , 能吃苦耐劳又会做得一手好菜 , 因此三五桌酒席当然不成问题 , 参加婚礼的都是村 子裡的亲朋好友 , 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 事后 , 新婚之夜 , 那有心情 , 要担心母亲 的安危 , 因此辙夜未眠 .

八十五 ` 送 葬

母亲在我们新婚后第三天就去世了 , 她走的时候很安祥`平和 , 显见 她的心事已了 , 没有牵掛 , 葬礼就在村子裡举行 , 仪式简单隆重 , 我和洪苹都披麻 带孝送到附近两公里之坟地安葬 , 伟大的母亲就此安息在异地 , 我们本想在抗战胜利 后将灵骨呋丶亦l安葬 , 可是一来因為事忙没有空去办 , 二来因為中共叛乱大陆沦沉 , 始终无法如愿 , 还好亏得没有 不然大陆这些年来经过三反`五反`大跃进 `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等阶段, 所有祠堂`坟墓均荡然无存 , 母坟岂能倖免 , 最近 有人去怀远 , 曾托其查访 , 因父亲及洪苹均已过世 , 原葬地何处亦不復记忆 , 祇有 对天祈
 
. 八十六 ` 重返学校

母亲送葬以后 , 虽然仍在丧事及新婚期间 , 但我仍然别了父亲及洪 苹返回麻江完成最后的学业 , 在金城江搭车时 , 正好遇上了一辆通校 车子 , 他看我是学生又要回麻江 , 就让我免费坐上了前面的驾驶台 , 一路上两个人 的食宿都由他支付 , 甚至到某些游乐场合去玩 , 事后 , 我发现他為何对我这样好 , 原来他偷偷的带了些贵重的药品 ( 不是毒品及违禁品 ) 来图利 , 藉我这个学生沿途 壮壮胆子 , 并怕我告密检举 , 到了学校已是一个月以后的事 , 大家都忙著应付毕业 考试了 .

八十七 ` 毕业分发

我奔丧回到学校以后 , 就举行了毕业考试 , 结果我学术科成绩仍名 列前茅 , 但品行及其他考评却不甚佳 , 那时成绩考核总分是以一百分计算 , 我请了 丧假约一个月 , 扣除总分二十餘分 , 所以只得七十餘分 , 很低 , 分发各部队标準是 按总分排列顺序来决定 , 本来 , 父亲因為我已结婚又值守孝期间 , 想要我留校服务 并且託了好友代為说项 , 可是这样的成绩 , 我怎能有脸填留校 , 不得已在分发的技 术上力求突破 , 我们这一期学生都规定要分发各作战部队工作 , 主要的原因是在军事 会议上 , 委员长曾指示 , 今后一定要充实各作战部队通信干部使然 , 毕业分发时 , 总分高的同学都填上了五十二军`十八军等装备好的远征军部队 , 其次的在湖南`四川 一带的部队 , 我怎能跟他们比 , 一看 , 祇有第三十一军驻防广西龙州镇南关一带 , 报到时走的路正好经过广西宜山怀远镇 , 所以就填上了 , 结果因為是冷门很少人填 , 所以就中了第一志愿 , 有些分数中等的 , 虽然选填了理想部队 , 但因比不上人家 , 最后被挤下来 , 不能如愿 , 第二次改填 , 均改分发到西北地区的部队去了 , 我那张 姓同学总成绩不好 , 也跟著我分发到了第三十一军 .

八十八 ` 改留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工作

分发后 , 我和张姓同学一同回到广西宜山怀远镇上的家 , 与家人团 聚 , 当然非常的高兴 , 但是对於要到龙州镇南关边境 , 也无可奈何 , 这是上面的命 令 , 一定要遵从 , 在家住了约两个礼拜后 , 就一块儿到柳州第四战区长官司令部报 到 , 那军务处长见我们两个人均已做过事 , 有经歷 , 有经验 , 正巧司令部刚成立了 一个 [ 无线电排 ] , 正需要人 , 於是将我们两留下来 , 充当无线电班班长 , 改分 发 , 不要再到龙州第三十一军报到了 , 真是大喜过望 , 两个人就在柳州工作 , 那时 父亲服务之第十七期通信兵科独立第二大队学生毕业分发后已宣告结束停办 , 人员发 三个月薪津资遣 , 於是全家都搬到了柳州 , 租了房子住 , 开始了家庭新生活 .

八十九 ` 无线电排

司令部无线电排 , 因係刚成立 , 补充了许多新兵 , 这些兵都是抽来 的 , 大都是广东`广西交界地区的人 , 个性都很强悍不好管 , 这时我们已搬到郊区的 民房居住 , 没有围墙竹篱很不方便 , 不久这些新兵就跑了十几名 , 没有办法祇有向 上报告再予补充了事 , 父亲与妻也搬到附近来居住 , 我们每天忙著上课 , 出操各项 训练 , 那时年纪轻又有干劲 , 所以什麼都不在乎 .

九十 ` 妻到桂林教书

通大二队结束 , 父亲被资遣后等於又失业了 , 赋閒在家 , 资遣费又 少 , 我们又没有积蓄 , 我自己阶小薪水又少 , 真是坐吃山空 , 孙伯伯过意不去就介 绍妻到桂林通信兵团子弟学校当级任老师 , 也好贴补家用 , 父亲与我同住 , 搬到大 桥营房附近的一间民房 , 因為收入少 , 月不赋出 , 伙食一切都由自己亲自动手 , 米 是公家拿来吃 , 其他柴火等则由新兵自山上砍下来烧 , 苦不堪言 , 我们又迈入了贫 困的境界 , 还好 , 这时洪苹带点薪水回家来贴补 , 父亲又无一技之长 , 只好到处写 信给朋友请求介绍工作 , 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 一天深夜 , 我正在营房内工作 , 忽 然卫兵前来报告 , 有一小姐前来询问 , 那时已是深夜 , 不知何人 , 出来一看 , 原 来是洪苹由桂林前来探视 , 本来约定伊每月来柳州会晤一次 , 今突然深夜赶来必有原 故 , 追问之下 , 原来伊发现有孕之现象 , 因年轻无知故来相告 , 以伊独自一个人 , 老远自桂林搭火车到柳州 , 在深夜一个人走三十餘里路来到大桥营房 , 可谓太大胆 , 也令人担心不已 , 年轻个性好强 , 不顾一切之情况如此 , 也足见新婚时夫妻热情 密意 .

九十一 ` 洪苹怀孕了

洪苹在桂林任教 , 生活并不枯燥寂寞 , 孙伯母因伊係子姪辈 , 照顾 无微不至 , 自从有怀孕跡象后 , 即命司机开公家小轿车前往桂林省立医院检查 , 那 时通信兵团团长是少将编阶 , 拥有小轿车编制 , 不过抗战期间生活艰苦 , 很少人使 用 , 医院内人员见小轿车前来 , 频呼 [ 少奶奶来了 ] , 亦不知為何人 , 而经年轻 医生检查后 , 则告以骨盘狭小 , 将来分娩困难要多邉硬判� , 使伊胆颤心惊 , 以為 自己天生如此 , 妨碍生育如何是好 , 懊恼不已 , 我告伊不必心慌听其自然 , 相信不 致如此请伊放心 , 但自己也不免暗自著急 .

九十二 ` 奉调重庆后方勤务部

我在通校受训之区队长曹先生 , 平时对我就非常照顾 , 离职后亦经 常通信连络 , 后来伊就任重庆后方勤务部通信营营长之职 , 听说我在柳州工作 , 就 来信问我愿不愿意去该营任通信连长 , 我告以才到柳州不久不便离职 , 伊云会另想办 法 , 果然不久 , 后勤部徵调函前来 , 长官部亦同意调职 , 后勤部遂将命令及旅费寄 到 , 眼看就要成行 , 这时父亲同学万伯伯亦来信告知 , 已安排好父亲在贵阳防空学 校任上校教官 , 专负责编撰防空战史工作 , 不必上班亦无进度限制 , 并拿航属待遇 , 於是全家欢欣一同前往贵阳 .

九十三 ` 投效空军防空学校

我们到达贵阳后 , 父亲就到防空学校去报到就职 , 的确工作是很轻鬆 , 在贵筑县花溪镇一处资料馆 , 每天不用上下班也没有固定的进度 , 完全自由的 , [ 空军防空学校 ] 那时隶属於 [ 航空委员会 ] , 有两种待遇一是 [ 航属 ] 有统一津贴 , 那时上校是一石二斗米 , 校官是一石米 , 尉官是八斗米 , 均按当时市价折合现金发 给 , 外加公订的薪金 , 此外还有 [ 给养补助费 ] ( 相当於现在的主副食费 ) , 每月 亦按市价折发现金 , 当时共约八百至一千元左右 , 防校内部及所谓大砲团 ( 如四十五 团`四十六团配备七十六点二`七十五口径的砲等是 ) 均支航属待遇 , 其他各小砲团 ( 如三公分以下 ) 均支军属待遇 , 与一般军人相同 ( 属军政部管辖 ) . 当时万伯伯与 父亲商量 , 因為我已结婚有了家眷 , 如果带著家属到重庆 , 那裡有大轰炸 , 太危险 不如留在贵阳投效防空学校工作 , 较為适合 , 并允诺代為设法 , 他的一番好意我们当 然感激接受 , 按那时陆军一个上尉连长 , 薪水不过六七十元 ( 国难餉以八折计算 ) , 外加办公费三百元以及主副食一百餘元 , 合计不到五百元左右 , 如在防校做事 , 以一 个陆军少尉 ( 当时上级规定 , 空军比陆军高二阶 , 比海军高一阶叙薪 ) 支航属待遇 , 即多出六七百元以上 , 於是由万伯伯设法介绍进行 , 先向当时教育长说项许可 ( 防 校当时已成立通信训练单位 , 严禁再用外人 , 包括军校及其他出身者 , 据说军校十六 期通信兵科有学生分发该校工作 , 因出身不同而与校方闹得不愉快 ) , 但进行得并不 顺利 , 首先校内通信单位人员排挤 , 不同意任用 , 其次要完整之离职证明 , 第三不 能以上尉原阶任用 , 而应以低两阶之陆军少尉 ( 支航属待遇 ) 任用 , 并须附缴保证 书 , 另外我须以充份理由 , 向后勤部曹先生婉转辞去连长职务 , 并将所寄旅费缴回 , 才算大功告成 , 发表练习队第三连陆军少尉排长之职 , 进驻南厂营房 , 从此我在防校 一待就是三年 , 从事通信训练工作 .

九十四 ` 巧遇南京老邻居施家一家人

有一天 , 非常凑巧的在贵阳街头遇见了在南京的老邻居施家一家人 , 他们那时是从事汽车的 , 经济情况非常宽裕 ; 有句俗话说 [ 马达一响黄金万两 ] , 又有传说当时司机在各公路沿途站都有小公馆 , 许多大学生不嫁军公教及商人而愿 嫁司机 , 也不知确实与否 , 不过那时候司机神气是可想而知的 . 我们遇见以后 , 大 家都非常高兴 , 施家以他家丰富充裕的财力 , 招待我们在贵阳吃喝玩乐 , 足足有一个 月之久才算结束 , 后来我们始终保持著联络 .

九十五 ` 马嵬坡

[ 马嵬坡 ] 是南厂营房通往城市家中一条必经的道路 , 当我在贵阳市 城内居住 , 洪苹尚未生柳茜的时候 , 常常走这条路 , 这儿是一块山坡地 , 列為刑场 , 经常有人在那裡被枪决 , 我在南厂兵营练三连带兵时 , 按规定每週只有外宿假两天 , 其餘时间均须带队升降旗`晨操`跑步等 , 不能缺席 , 我那时因為新婚燕尔 , 又逢洪 苹怀孕期间 , 一个人胆小放心不下 , 每晚熄灯就寝前 , 就有偷跑行动 , 自行返家留 宿 , 待天不亮再赶回营房参加各项活动 , 来往必走的捷径就是抄马嵬坡这条近路 , 明 知那裡是刑场 , 还是要走 , 有时经过时 , 看见一具或数具被枪决的尸体 , 无人收埋 , 亦视若无睹 , 硬著胆子走过去 , 第二天天亮返回营房时 , 可能还在那裡 , 也许一 连好几天也没有人去管 , 那时什麼也不怕还照走无误 , 足见 [ 新婚恋情 ] 以及 [ 色 胆包天 ] 之说一点也不假 .

九十六 ` 柳茜出世

我在防空学校就职后 , 就将洪苹由花溪接到贵阳市居住 , 房子是租来 的 , 一个老百姓的古老房子 , 是二楼出入很不方便 , 我则一个礼拜回家两次 , 洪苹 受了桂林省立医院医生的警告 , 说是骨盘小可能难產的影响 , 心裡很不平衡 , 所以经 常出外走动以求易產 , 是时我表哥张民同已从警校五期正科毕业 , 分发到贵阳市三桥 ( 该地是通往川`滇`黔公路交叉的重要孔道 , 非常重要 ) 当警察所所长 , 伊已交了一 位在当地小学教书的女友 , 两人感情很好 , 已到论其婚嫁的程度 ( 表哥虽然在家已娶 妻生女 , 但抗战何时结束不得而知 ) , 那天他俩人来到我家 , 正巧我也在家 , 洪苹 煮了三个荷包蛋招待他们 , 结果剩了一个 , 洪苹见丢了实在可惜就自己给吃了 , 待第 二天一大早五点鐘 , 我要起床赶回营房升旗的时候 , 她说有点头昏不舒服 , 我就叫她 多睡一会儿再起来 , 那知当我升完旗才回到办公室的当儿 , 家裡来了电话 ( 是苹的女 友打的 ) 说洪苹已从床上摔到地上昏迷不醒 ( 原来苹的女友一大早来我家 , 想请教伊 有关进修问题 , 一进门就发现这种现象 , 於是赶快通知我处理 ) , 我急忙赶回将伊送 到省立医院 , 医生详噌嵴f , 已经瞳孔放大看不见了 , 是血压过高的关係 , 先转到 一间四周遮起来的黑色房子住 , 主治医生说 , 由於血压高影响的关係 , 必须先剖腹将 婴儿拿出来才能慢慢痊癒 , 我坚决反对 , 说孕妇最怕开刀 , 如强制实施可能对其病理 心裡有不良影响 , 争执良久 , 最后决定先休养两週后再说 , 此后苹身体已逐渐恢復 , 瞳孔视力已大為增加 , 正庆幸之际 , 孰知医生又為伊实施早產手术 , 发作时又开始抽 筋 , 胡言乱语 , 扬言已有鬼魂向其索命要钱等语 , 如愿后仍无效 , 所幸 , 子宫口已 开 , 遂顺利分娩一女取名 [ 柳茜 ] , 真是不幸中之大幸 , 后来病癒后閒聊 , 由其女 友那得知新换之病床确有一相同病情之產妇死亡 , 故心生畏惧 , 并未真的见到鬼魂 , 可见其谬 .

九十七 ` 健康比赛

柳茜虽然在惊涛骇浪中来到人世 , 但洪苹產后復元得很快 , 血压已恢 復正常 , 视力亦和过去完全一样 , 加以坐月子适时进补 , 体力也大為增加 , 奶水充 足 , 自己餵奶 , 小孩子在满月之前 , 就长得白白胖胖 , 人见人爱 , 爷爷更是疼得不 得了 , 当然 , 这是个长孙女 , 又是周家的第三代 , 活泼可爱 , 当时贵阳正举行婴儿 健康比赛 , 我们商量后就替小傢伙报了名 , 本来没抱著太大的希望 , 结果出来 , 一 切正常优异 , 得到第一名 , 家人们当然喜出望外欢欣万分 . 不久我们搬到离南厂兵营 很近 , 中央医院附近的林先生家租屋居住 , 也是二楼 , 不过很便宜 , 林太太夫妇都 是湖北人 , 有一个小男孩 , 是做生意的 , 将我们看成一家人 , 真是难得 .

九十八 ` 升级风波

我初到防校工作是在练习队第三连 , 以上尉官阶被贬陆军少尉排长 , 计贬低两阶 , 因係支航属待遇 , 亦无话可说 , 但心中不服可知 , 因当时部队带兵 , 官阶甚為重要 , 少尉与中尉 , 学兵对你的看法不同 , 我的连长 , 是军校十三期老大 哥 , 伊係在成都校本部受训关係 , 对于通信技术并不精通 , 我到职之初 , 伊以老大 哥立场 , 对我百般安慰.勉励 , 并保证在一年之内将我晋升中尉 , 又以老大哥身份对 我言及 , 你我均係军校前后期同学 , 理应照顾 , 但连内同仁多係行伍或杂牌者 , 应 多加小心 , 好好干 , 以求上级好感 , 我当时信以為真 , 故无论在学术科方面均力求 表现 , 果然半年后成绩斐然有目共睹 , 伊又私下对我表示要我做伊耳目 , 将同事之间 平时各种言行 , 密报与伊作為参考 , 我对此卑劣行為向来不耻 , 口头应允而实际并未 做到 , 伊发觉后 , 心中怀恨 , 在年度考绩中给我甲等 , 并扬言已保我晋升中尉 ( 那 年是考绩统一晋升 ) , 暗地裡到校本部人事室将我考绩抽下加註 [ 该员经歷无证件 ] 字样 , 於是年晋升案我遂告落空 , 上级批示 , 将 [ 经歷证件补呈审核后再议 ] , 即 使补呈 , 在时间上亦未不及了 , 此内幕係我友人事后至校本部查阅得知 , 而转告与我 者 , 伊又对外扬言 [ 周排长虽有人事有能力 , 但是内心不服从 ] 等语 , 我对此等小 人行径甚為不满 , 经向队长反应 , 允诺改调通信训练队第二队少尉分队长 , 翌年始得 晋升中尉 .

九十九 ` 洪苹赴飞行路小学教书

柳茜慢慢长大以后 , 洪苹一个人带小孩在家感觉无聊 , 遂想外出找事 做 , 刚好表哥已在三桥担任派出所所长 , 在贵阳警界很有名气 , 於是由他介绍去贵阳 市飞行路小学担任级任老师 , 那地方距离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很近 , 每天 , 由洪苹抱著 小孩到学校交给女校工代為看管 ( 也要给她钱 ) , 然后由自己餵奶 , 中午再抱著孩子 回家 , 一个人以小炭炉煮饭菜吃 , 当然都很简单 , 有时 , 我在家就一块而吃 , 苹在 校很活跃 , 常和同事们参加篮球`排球以及兵乓球邉� , 身体也很好 , 每週日 , 我们 全家三个人就到市中心半分利饭馆吃饭 , 然后看电影 , 当时生活真是快乐无比 .

一百 ` 父亲娶了新婶

父亲在花溪办公 , 我们住在贵阳 , 各做各的事 , 没有人照顾他的起 居 , 於是由万伯伯介绍娶了个新婶 , 她為广西人 , 三十多岁 , 已嫁过人有儿有女 , 不知為何到花溪来 , 伊会抽烟和打牌 , 人很瘦又细长 , 父亲仅办了一桌酒 , 请了些 好朋友就算完成了大事 , 那时全国的户口制度不严 , 是否办过户口申报 , 我们也不知 道 , 事后父亲向我们介绍 , 要我们喊她為婶婶时 , 我当然照叫不误 , 可是洪苹就不 一样了 , 她是先进门的媳妇 , 而后者是后进门的婆婆 , 况且伊对于母亲的情感 , 始 终不能忘怀 , 因此格格不入 , 对她也很冷淡 , 从来也没有喊过她 , 这是造成日后不 合的主要因素 , 此是后话 .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james_mei01
47岁,北卡
评论于:2009-08-05 14:55:05  [评论]

Wonderful, This can be a novel. or This has been a novel already?
Sorry, it is impossible to type Chinese at this moment.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ZT 为什么找不到合适的人再婚?TheDragonFig
天仙子 春归cacloud
我是深海里的一条游鱼高速柒柒
一场秋雨一场寒高速柒柒
一個人的人生高度, 取決於這四種修行special168
台灣是否保有較多傳統文化?andreaslin
【有多少爱必经离别】傻春
【断翅蝴蝶】傻春
【也说爱情】傻春
【永远的夏娃·秘密】——爱你,是一片动荡的海洋……傻春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